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104章:才貌双绝

圣安娜注册

九尾鲤著

  • [免费小说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26836

    连载(字)

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《圣安娜注册》的古代言情之旅

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104章:才貌双绝

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-09-02

费力地用手按住裙摆,裴淼心按按咬牙,快要入冬的季节,香港还真是冷啊!竟也没比沿海的a市气温高得了多少,再一下雨,便到处冷得人牙齿打颤。

他知道这感觉有多怪异,可那夜里的纠缠太过美好,是他许久没有在夏芷柔身上感觉到的美好。本来只是想浅尝,可越尝越无法自已。他看得出那夜里最后的纠缠,青涩如她俨然有些招架不住地求饶,可是他停不下来,疯了一般,只想尽可能地攫取她的美好。

他心下着急,早就顾不得什么玩了。心里默默念着裴淼心你一定不能有事!你这该死的小女人折磨了我这几天几夜,刚才还在车上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半天,这样的你还没被我抓到身下狠狠地爱,要是待会下去让我见不到你,我一定追到天涯海角都不放过你!

重新安抚了她在病床上睡下,又叫了护士过来为她打上点滴,曲耀阳这才带着桂姐,转身从病房里出来。

门也没敲就推了进去。

曲耀阳赞同的点了点脑袋,又指着设计图的另一处说道:“到现在你也没有同我解释一句,当天晚上你为什么会突然离开?上了我又一声不响地跑掉,是怕我跟你收钱么?”裴淼心对郭秘书没有太大的敌意,他虽然是曲耀阳总裁办公室的秘书,却未必能清楚她同那男人之间的事情。

原来是这样。

曲耀阳走后,她独自在这间从小生活跟长大的房子里来回梭巡,记忆里的那些碎片犹在,只是可惜很多事情早已物是人非了。

他想起多年以前裴淼心曾同他开过的一个玩笑,说起了什么“公主病”。

裴淼心开了门就往回跑,说:“你先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会儿,我还有一个排骨汤,盛出来就可以开饭了。”

包括昨夜的激狂和今早的不由自已,他发现,他其实是喜欢她的,至少是,喜欢她的身体。

他蹲下,弯唇,“芽芽喜不喜欢?”

“那是肯定!”严雨西忙不迭地点头,“你都不知道我前前后后接触过她几回,这一下才总算把她搞定!人家家里原先可有钱了,如假包换的富家千金!要不是家道中落又正好丢了工作,她也不会想到跟我到这里来趟,所以,是你们赚了!”

一辆深黑色的奔驰车带着不顾一切的狠劲,直接就在民政局对面的停车场门口将她的现代堵住,停车场都不让进了。

“这个款式太老了,你给我拿全店最好最新的。”想着想着,夏芷柔还是有些不太高兴。

“是的,曲太太。”

曲耀阳快步过去,一把拉开有些摇摇欲坠的裴淼心,右手一个勾拳,冲着易琛的脸,一下就将后者揍翻在地上。

看着胸针沉默了半天,桌子上的电脑屏幕亮起,有邮件进来,是何爵士夫人的助理ryan从香港发过来的电邮,只有几行简短的小字。

刑俞晴走后,曲耀阳看也没有去看包裹里的那张照片,在临出办公室大门以前,果断将它整个都丢进了垃圾桶。

“我没有,你这傻瓜。”

曲母有些傻眼,抓着电话同聂母套了半天近乎,“哎哟,你看这请帖都印好了,这突然才说不结婚了,这事儿,可怎么办才好啊!”

“这下你满意了?”

苏晓不解,“什么事情?”

……

她想了想说:“那真对不住了,其实我早就结婚了。”

“你干嘛?”

“去!”他一毛巾挥过去,正好被苏少一抓,“要你在这多管闲事,我刚才出去碰见一美妞,我心里高兴。”

洛佳疑惑丛生,可还是调转方向盘向曲家大宅所在的地方开了过去。

曲母一怔,命令所有佣人住手,伸长了有些颤抖的手指着她的脸,“你、你说什么!你再给我说一遍,你到底在说什么!”

曲母的连番言论使裴淼心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——自己犯了一个最致命的错误,她不应该在婆婆面前讲她儿子的不是,因为儿子是婆婆亲生的,儿媳妇则是个外人,是别人家的。

可是这之中的哪一种都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。

裴淼心,若说从前自己对她这个儿媳妇还多少抱有些幻想,觉得她可以成为一个理想的儿媳妇,那这么多年以后,之前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浮云。

可是耀阳不同啊!

“不是,易琛,我没有觉得不快乐,我觉得现在已经很好,我只是……还在慢慢适应自己现在的生活,你给我一些时间好不好?”

裴淼心赶忙跟在他的身旁解释,“可是那台湾来的郑总好难约,我们这边也是跟他敲了几次行程,好不容易才确定了明天。”

“是。”曲耀阳面色凝重,“这件事情复杂就复杂在,它还牵扯上了子恒,所以更不好处理。”

她一看见裴淼心便礼貌性地点了点头,“刚才看见曲总一个人在外面,我还在想他今天是约了谁,没有想到是你。裴小姐,你好。”

招了辆出租车,把她往里边塞,“你先回去!”

“噹!”的一声,好像有个巨大的撞钟撞了一下裴淼心的脑袋,让她本来愤怒清醒着的大脑瞬间便得模糊。

“嗯。”又是长时间的沉默,曲耀阳居然一句话都没有再说。

他的声音清清悠悠的,带着满满疲惫的情绪,穿过话筒,最后才飘忽进她的耳里。

裴淼心轻声打断,“洛佳你不明白,这个世界上或许有些人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,他们即便倔强地非要待在一起,也只能相互印证着对方都不想要回头的错误的青春。”

与洛佳分开之后,裴淼心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就着先前查到的几间幼儿园的地址,打算在下周三正式跟曲臣羽登记注册以前,先帮女儿找到间还算不错的幼儿园。

“自己搞定?怎么搞定?据我所知,a市稍微好一点的幼儿园半年前就已经没有名额了,我若不是拖了一些关系,又多交了一些赞助费,现在根本就没有幼儿园愿意收插班生。”

曲母望着女儿本已满是怒气,但看到厉冥皓亦回了身望过来,只得继续勾了唇笑:“我这女儿就是调皮,肯定又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小区的门卡给丢了,这样可不安全,我们得去找回来。”

“妈!妈你放我出去好不好!我同您说过了,嘉轩他不是那样的人,他不是为了我们家的钱和地位才跟我在一起的,我爱他!你放我出去好不好……”

两个人一齐过去,到了那房门口,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开房门。

她突然就闭上眼睛哭了,曲臣羽只当是她难受过了头,只得轻声安慰着。

先前帮腔的女同事徐姐赶忙递了茶到裴淼心面前,“这个……裴总监你别怪她,洛佳她也是感情路不顺,听说这段正在闹离婚!她跟她老公啊!交往七八年了,这不,好不容易结了婚,才发现这些年她老公一直都在骗她,他外面有人!却到秋天,那小三大着肚子闹上门来她才发现,原来她老公骗了她这么多年,那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二胎,老大都快上小学了!这到弄不清,洛佳跟那小三,到底谁是小三了!”

他有问过她需不需要保姆帮忙,她都只摇了头道喜欢做餐点给全家人吃的感觉。

“不太方便,不好意思。”

曲耀阳点了点头,就看着弟弟继续打开酒柜,任他拿了多少瓶酒出来,都尽职尽责地陪着他喝下去。

一群公子小姐约在远郊的马场里见,各自领了各自的马在草坪上散步时,就有玩得好的女孩子问:“婉婉,你男朋友呢?怎么从前就光听你说,却从来不见他来让我们见一见?”

走到她跟前,见她试着从地上站了几回,楞是没有站起来。

医生从病房里面退出去之后,站在病床前的男人沉默了一会。

她在车后座上抱着女儿,默然盯着车窗外的风景时,小手突然一紧,知道是被他握住,暖暖的,却没有回头。

可是松了气之后心底某个地方却又像是缺失了一块,那块空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,她竟也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把自己投进了什么样的境地,怎么这样分不清楚东西?

婚礼定在本城最豪华的世纪酒店,一间超五星的豪华大酒店里。

裴淼心着急起身准备下楼开门,却叫苏晓一拉,说:“你跑什么?这事儿还挨不着你什么,搁这坐着。”又对其余姐妹一喝,“同志们,上!咱曲二少早就富得流油了,就算榨不出什么钱来,酒庄跟餐馆也得榨他几个!”

“东西我放在厅里,你来了自己拿和用就行。钥匙你有的,来了自己开门,不要叫醒我,我困得很。”说完就挂电话,不给他再多一刻的迟疑。

夏母抚了抚女儿的手背,“所以妈妈一直都说,芷柔你从小都最聪明最懂事,不然咱们家也不会得来现在的好日子,所以你要珍惜,明白吗?不管耀阳他在外面怎么嚣张都好,只要他还愿意回到这个家里,你就还是‘宏科’的总裁夫人,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,你明白吗?”

嫁一个真正爱你且会对你好的人,只因她还想要好好活下去。

臣羽唤他一声“大哥”,说话的时候眼神所透露的,也是感激与信任。

他听查房的医生简单询问了一下臣羽的状况,又问他的腿是不是感觉好一些了。

臣羽开始自嘲地笑道:“可能我就不应该与淼淼在一起,这些年她一个人带着个孩子也不容易,若再加一个残废……”说到后来,他的笑声更加苍凉无力。

单手撑在“御园”的电梯墙壁上,曲耀阳自己都要笑死了自己。

裴淼心赶忙上前将他拉住,“大叔,大叔别这样,大过年的你对妈大吼大叫的不好。”

两个人开车到附近一间24小时经营的便利店门口,她为他买了速食的三明治和几只关东煮,“我看过了,店里几乎没有什么东西,只剩下这些,你先将就垫垫,等回家我再给你做吃的去。”

床边的位置一阵下陷,很快有一双大手紧紧搂在她腰间,鼻尖嗅着她脖颈浅淡的薄荷香气,才道:“睡了么?”

刚刚在洗手间里,听到王燕青说那些话时,她着实不小地震撼了一下。

她还记得那段,她对他的态度根本算不得友善,甚至称得上是恶劣。那时候他一人默默守候在她身后,仅着自己的力量,给予她帮助,却又要小心翼翼顾忌着她的自尊心。

“那也不能总让孩子这么疼着啊!该用的还是得用上!”曲市长发话了。

等到她们离开没有多久,曲耀阳才转身看着病房门口的曲母。

“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放心曲总,怀疑他是……”

裴母说:“淼心啊!你外公一看见思羽就特别喜欢,前段他不是一直病着,所有人都以为他要……可是没想到他见到思羽就像奇迹般地好过来了似的,每天在家里就抱着思羽哄来哄去。公司里的事情他已不大管了,暂时都交给了你爸爸。可是思羽他却是每天都盯着,他说这孩子灵气,像咱们甄家的人,所以,就当是为了你爸爸现在的稳定,可不可以把思羽再留给我们一阵子?”

曲婉婉红着眼睛,“那我求求你行不行,淼心姐,求求你不要用这么冷漠的态度对我哥哥,你过去不是这样的,我记得我刚认识你的时候我就知道,这世上再也不会有哪个女人比你更我爱哥,所以我喜欢你敬重你,因为只有我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我哥为了曲家、为了我们牺牲了什么。他只有在你身边的时候才是最真实简单的样子,我不想要你带走他的快乐。”

“护士小姐!”裴淼心一声急叫,慌忙打断曲耀阳还没来得及脱口而出的话语,“我马上就收拾,你一会再叫人过来打扫房间行不行?”

她轻轻一颤,自己都要吓了自己。他今天气色不对,整个人周身的气场都不对,这样恶狠狠看着她的模样,就像是积怨了一天,到现在仍无处发泄。

裴淼心低头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,这时候正是晚餐的高峰时间,这间餐厅又是出了名的高价高档次,就算提前两天去订也未必订得到位置的地方。

(全剧终!!!)车子很快到了曲市长的家门前。

陈妈抱起芽芽就往屋子里走,理也没理跟在后头的两个人。

曲母心头委屈,但碍着爷爷的脸面,到底狠狠一咬牙忍了,一句都没吭。

他恶狠狠的模样看着她的眼里,直觉就是一痛,可到底这是她真正意义上做给他吃的最后一餐饭了。这餐过后,之前种种,全都各奔西东。

平常的他,是万不会说这些话出来的。

她赶忙用力挣脱开他的怀抱,将地上桌上的东西收拾干净,又一一将那些菜重新放进微波炉里或是用炒锅加热。

他中毒了,大脑里发出这样一个强烈的信号,越是克制着不要去想,却根本没有办法阻止自己脑海里的一切。

心间并不好受,但他还是靠近了她道:“妈,爸爸在邻市主持工作会议,刚刚我已经给他打了电话了,他现在就在往回赶的路上。”

曲耀阳猛地一推,将曲子恒撞得背抵墙面,带着不顾一切的愤怒和痛恨道:“曲子恒你给我把话听清楚,我不许你这么说她,你听见了没有!”

裴淼心咬了咬牙,还是只有硬着头皮坐进了车里。

“你说够了!”站在三楼到二楼的观光扶梯上,裴淼心已经觉得整个人开始出现了晕眩的症状——她已经没办法再把这些荒唐的言论听进耳朵里了。

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,原来他的失忆当中竟然隐瞒的,是这件事情。

夏芷柔转身就走,似乎懒得再跟自己母亲在这里浪费唇舌了。

“是你!”年婷弯唇一笑,又去望了望她的肚子,“上个礼拜我跟耀阳一块到外地去出差,就听他说你快要做妈妈了,没想到今天在街上碰见你,肚子竟然已经这样大!我该说什么好呢,恭喜?”爷爷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,不过是几天好像就已瘦了一圈,裴淼心在帮他擦手的时候感觉更是明显,曾经身强体壮的爷爷,现在他的手,却有些瘦骨嶙峋的意味。

“不了,桂姐,我下午还要带芽芽去幼儿园,可能等不及你过来了,你把汤都留给爷爷。”

“去幼儿园!”小家伙拍着小手,一副特别欢喜快乐的样子。

曲耀阳勾了勾唇,转头,“没关系,我喜欢听女儿说话,平常我一个人在家,总是很安静。”

“你去警局干什么?”男人皱了眉。

曲耀阳看到她气怒愤恨的模样,不自觉勾了唇瓣,“干什么,你在乎?”

他安静沉默。

就这样站在小巷的一端,不远不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场中周围全是簇拥着与她说话的人,她就站在那里,随意挽起脑后的卷发,与周围的人谈天说地,好不开心。

也是后来她才明白,原来有些爱情,敌不过时间。

三十年,他不知道一个男人一生中会遇见几次所谓的爱情,又有几个让人意乱情迷的三十年。

裴淼心一怔,微微侧了脑袋,“我?我不行,我最近正在筹建工作室……”

她也其实早就与他无关了。

可是裴淼心几乎是在清醒过来的刹那,除了用力推搡他外,还几次试图扬手去打他。

“我怎么会是害你?我若真心想要害你,当初早就把你在街上被年婷推倒时就差点流产的事情告诉先生了!而且我还知道,当年你到底是怎么设计让先生娶你进的家门,那个孩子明明已经保不住了,你还是吃药强行将孩子挽留住,留到最后才让先生……”

夏芷柔惊呼着睁大了眼睛,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像要活过来,那颗被曲耀阳刻意冷落了多年的心,这个被他刻意不去碰的渐渐冰冷的身体,都像是在瞬间,被这年轻的生命烫得灼烧起来,再出口的,只剩呻吟。

阿成几乎没费多大力气,紧紧抱住夏芷柔的腰便将她推挤进一楼的一间空置许久的佣人房里。

偷情的喜悦和重新被男人抚摸与关爱的感觉再度袭来,当那年轻的大手不带一丝情面地急扯开她衣衫,触上她的旱地,她只觉得整个人满心欢喜得都快快乐得轻叫起来。

别的人不懂,可他却是读得懂她眼里藏得极深的倔强和坚持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