阳光在线下载

冰清玲-著

  • [免费小说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76435

    已完结(字)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134章:忠贞不屈

冰清玲 76435

高氏冷哼一声,却不去针对钦慈,只当钦慈的话没有听见,冷笑着对沈傲道:“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,你倒是懂得恃宠而骄,一点儿规矩也没有。”

沈傲举起眉眼来,向前一看,却看到一个风姿绰绰的老『妇』迎面过来,相对于老『妇』来说,确实够风姿绰绰的,来人正是沈傲的丈母娘,唐夫人。

沈傲轻轻摇着扇子驱赶蚊虫,闻言道:“我已叫人将它们送去柴房了。”

又等了半个时辰,才有人姗姗来迟禀告道:“转运使会同沈县尉已经到了。”

沈傲将手按在她的丰『臀』上轻轻摩擦,笑呵呵地道:“没事,你早些睡吧。”

“床榻上!”赵紫蘅瞪大眼睛,『露』出恐怖之『色』:“难怪我听到春儿在叫呢,那时我还以为她是在说梦话呢!”

杨戬也微笑道:“陛下暂时也没有打算,就是要等你回去再作决定,原本呢,陛下是希望你去历练一年,到时再放你回朝,可是眼下形势紧迫,只能从权了。”

江炳听了李玟的话,心知他是要和自己打擂台,只是微微一笑,继续去看百花楼。

二人对视了许久,沈傲终于败下阵来,苦笑道:“郡主怎么来了杭州,居然还做了名『妓』,真是教***开眼界。”

“有,有的。”

江炳笑了笑,终于开口:“金大人的手段,江某算是见识了,只不过这个沈傲却不能留在这里。”

“你说话呀。”

“这才有意思!”沈傲笑了笑,将名帖放下,对刘斌道: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淹,回去告诉他们,这名帖我接下了,灯节那一日一定到。”

沈傲穿到门房去,与周正打了个照面,周正正在招呼石英等几位公侯,只和沈傲颌了个首,二人便分别待客,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。

至于第二种王侯,则多是皇亲国戚,有的是家族有人做了皇后,因而加封的爵位,有的是立下了大功,给予的恩荫,譬如这上高侯,便是哲宗朝太后出自吴家,随后吴家又娶了公主为妻,这才生下的吴武,吴武算是铁杆子的皇亲国戚,因此刚刚成年,便先到边镇镀了金,没过几年便封了个侯爵。

蓁蓁道:“夫君,现在想起你那首词儿,我才知道那词儿为何总是催人泪下。”她轻声低『吟』:“临行时扯着衣衫,问冤家几时回还?要回只待桃花、桃花绽。一杯酒递于心肝,双膝儿跪在眼前,临行嘱咐、嘱咐千遍:逢桥时须下雕鞍……”她声音动听,又饱含深情,词儿唱得极有感染力,唱到后来,声音呜咽,泪水如雨般地落在沈傲的手臂上。

又对人道:“沈傲这个女婿儿很有孝心,从不忤逆我的,莫看他今日中了状元,见了老身还得乖乖地叫一声……”

这里距离杨府倒是不远,无所事事,又去了杨府一趟,杨戬还在宫里当值,外头的门子哪个不认识新姑爷?连忙迎过来伺候,请他入内喝茶,府里头的官家叫杨田,一口一个姑爷的忙前忙后,这杨府丝毫不比国公府小,又是新宅,建成也不过十年,气派得很,进了正厅,沈傲便去看壁上装裱的书画,老丈人收藏的好东西不少,这些年的内相没有白当,该贪的贪了,不该贪的他也一个子儿没落下,这金碧辉煌的宅邸,虽有暴发户之嫌,但在沈傲眼中,却如进博物馆,就是那茶壶,只怕也是珍品中的珍品。

也即是说,这科举的状元、榜眼、探花,将在沈傲、程辉、徐魏三人之中决出胜负,这三人中程辉对的是观望,徐魏主战,沈傲则是反对与金人媾和,三个对策完全相反,其中程辉的问策最是中庸,坊间流传他得状元的希望最大,此外,徐魏的对策在坊间也得到颇多人的认同,反倒是沈傲,颇有些不招人待见。

对啊,是半子啊!汗,居然成了杨戬的半个儿子,不过他说得倒也无可挑剔,自己是他的女婿,不就是半子吗?不过说出去有那么一点点不好听罢了。

手足并用之下,周若满是羞涩,想要拒绝,心里却又有一个声音让她拒绝沈傲,她已经是沈傲的妻子,现在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,压下心里的胆怯,道:“夫君,我……我自己来。”

殿中一阵默然,沈傲的话确实有些道理,这一番话,无疑是给赵佶浇了一盆冷水,赵佶想了想,道:“那么沈卿以为如何?”

赵佶沉『吟』不决,脸『色』晦暗不定,叹了口气道:“听卿一席话,倒是发人深省。”

所以沈傲倒是一点都不惧这王黼生出什么事来,耍嘴皮子,撞到了沈傲,也活该这王黼倒霉了。

因此,若是教那些考生知道自己被沈傲和程辉害得挤不入第一梯队,只怕拔刀杀人的心思都会有。

“姨父可以想象,当时晋宫,铜镜悉数被砸碎,可是这方铜镜,毕竟是贾后的嫁妆,岂能随意弃之不顾,那么贾后只好叫人将它的镜面磨了,如此一来,镜子失去了功效,也不会妨碍到贾后了。”

周正和夫人只是在旁笑,过了一会,夫人道:“恒儿怎么还没有来,叫个人去问问。”

“免费?”众***喜,没一个客气的,什么『乳』燕归巢、西施舌、贵妃鸡,琳琅满目的点了一大桌,恰好狄桑儿进来,见这帮人无耻之极,跺了跺脚,倒教吴笔等人脖子一凉,再不敢点了,一个个噤声不言。

到了八月初九,终于到了科举之日,学子云集,迎着飒爽秋风,踏入考场。

周正又是苦笑:“夫人你想想看,若是我们不同意,到时候沈傲又窜到宫里去,官家和他的关系你总有耳闻吧?上一次他与三家定亲,不就是官家下的旨意吗?到时候如法炮制,再一道中旨下来赐婚,周家女儿能不嫁吗?哎,女大不中留,既然若儿有这个心思,我们又不能阻止,只能如此了。”

周正想了想又道:“况且这个沈傲也不错,这一次科举,名列三甲也是有望的,汴京城中不知多少人想招他为婿呢,他的『性』子我也清楚,是贪玩了一些,人品却也无可挑剔。”

沈傲点头:“他们只有一个选择,一方面向大宋求和,另一方面筹借钱粮,我大宋可以给,若是断了他们的粮饷,金人入关,对我大宋也是心腹大患。不过这钱也不是白给的,陛下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沈傲知道要说动赵佶并不容易,赵佶还在考虑,『逼』得太紧,反而会让他生出反感,因而也不再说了。

沈傲心里苦笑,暗暗腹诽着想,拘谨?哥们倒是想放开一点,可你爹不同意啊,你爹喜怒无常,昨天还和本公子勾肩搭背,今天又叫沈卿了,若要他知道我离你这样近,非把我阉了不可。本公子就是智商再低,总不能因为占你这棵海棠的***宜,放弃掉一个花园吧。

沈傲摇头:“学生和殿下不一样,我是粗人,脑子里永远想着怎么样让我的家人过得更好,所以都是倒头便睡,第二日醒来,总觉得有理不完的事要做。哎,劳碌命啊!”感叹一声,继续道:“帝姬何不抽空多出去走走,这后宫的地方不小,散散心也好,如果嫌这里小,不如我去和陛下说,看看陛下能否同意你出去转转。”

她跺跺脚,似是穿过沈傲去看那漫天的星辰,星辰在半空闪耀,仿佛会移动一般,在半空中盘旋飞舞。周若启口道:“我知道表哥喜欢若儿,行了吗?”

沈傲微微一笑:“自然是成了。”

沈傲深吸了口气:“时间来不及了,我们先去邃雅山房找吴三儿,叫他多找几个人手,表弟,你愿意不愿意我做你姐夫?”

身后一个脆生生的丫头叫碧儿,是周若的贴身丫头,周若的心事,她是最清楚不过的,笑嘻嘻的道:“小姐,表少爷都厚着脸皮儿求亲了,你既是真喜欢他,却为什么要拒绝,还说要天上有星星,这样的天里哪里会有星星。”碧儿不禁为周若惋惜,其实她对沈傲,还是很有好感的,表少爷在府里很有人缘,为人也很好,见了人都是一张笑脸,就是对下人,有时也会开开玩笑送些小礼物,再者说了,表少爷是状元,又做了官,将来据说还要科举再考个状元回来,前程不可限量。

狄桑儿道:“安叔叔,不要理他,臭书生就会胡说八道。”

沈傲告辞出去,回到国子监倒头便睡,第二日醒来,再不分心,安心读书。

接下来的承题是:传者释正心之在诚意者曰:“今咸谓意从心生尔,而夫人恒有心外之意,其孰能知之!”

战术的运用,无非是增强了鞠客们的分工合作,不再是从前一样一盘散沙,整合了鞠客的特长,将他们的优势凸显出来。

过不多时,安燕上了楼推门进来,手里捏着一沓钱引,放置在桌上,对怪人道:“请兄台清点,一共是一千五百贯。”

狄桑儿突然细声软语道:“公子,你可以放开我吗?我的肩疼极了。”

王茗道:“这酒楼,乃是武襄公的后人开的。诸位,武襄公是谁?就不必我来说了吧,此人南征北讨,为我大宋立下赫赫战功,先后任泰州刺史、惠州团练使、马军副部指挥使,推枢密副使。当年征讨西夏,他每战披头散发,戴铜面具,一马当先,所向披靡,数年之间,武襄公参加大小25次战役,身中8箭,但从不畏怯。在一次攻打安远的战斗中,公爷身负重伤,但“闻寇至,即挺起驰赴”,冲锋陷阵……”

几杯酒下肚,方才的不快很快淡忘,吴笔来了兴致,眉飞『色』舞地站起来道:“有酒岂可无诗,今日吴某先引个头,给诸位作诗一首,为大家助兴!”

“这样的雨,那些学生还没有离开?”赵佶望着窗外的暴风骤雨出神,低声呢喃道。

宫中自是不理,王黼等人却又是上疏请辞,仍旧不准,整个朝廷也是争论不休,连政务都顾不得署理了。

沈傲冷笑道:“这岁币,国使还想要吗?”

耶律正德恋恋不舍地道:“谢亭离别处,风景每生愁,客散青天月,山空碧水流,沈钦差请回。”

沈傲点头称是。

耶律正德突然想到了一个最坏的可能,不觉间冷汗直流,在这暖和的天『色』里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,咬了咬牙道:“进去,我身为契丹国使,哪里有在旁等候的道理。来,随我冲进去。”

沈傲慢吞吞地道:“国使果然懂得先发制人的道理,明明是你失礼闯入私宅,反而责怪学生失礼,是否太过了些。”

沈傲嘿嘿一笑,终于进入正题了,噢了一声,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道:“国使大人息怒,些许小事,怎么能说断交就断交?你知道,咱们大宋一向是与邻为善的。”

求下***吧,其实***对哥们已经没用了,反正也挤不到排行榜里去,不过有的话心里多了几分安慰。如果有***没处投的朋友就来投***,***有用的就不必了,投了我也没用,去支持有希望冲榜的作者吧。第三百九十五章:辽国使臣被人打了

与春儿的舅舅寒暄一番,送了聘礼,和春儿的亲事算是定了。

沈傲安分地在府里呆了几天,国子监开了学,也是先请了几天假,唐严那边知道沈傲的意图,自然准许了。

这人过来行了礼,笑道:“上一次在公府里讨了口喜酒,方才我在查验印信,一看到是沈兄的大名,便立即来与沈兄说几句话。”

锣鼓响起,沈傲高高坐在马上,后头随来的队伍迤逦到了街尾,热闹非凡。

沈傲连忙躬身行礼道:“学生见过唐大人,唐大人,学生对茉儿姑娘甚是爱慕,今次特来求亲,望唐大人允诺。”

周正说罢,随即又向沈傲道:“沈傲,杨蓁儿你识得吗?”

其实这宴客的事前几日就已经开始筹备,反而越是到了临近的时刻一下子显得空闲下来。夫人在佛堂中喝茶,周若在旁陪着聊天,至于周恒,早已去殿前司候命了。

周若在一旁不禁地笑了,道:“娘,沈傲刚刚入朝就是从四品,已是旷古未有的事了,往后前途无限呢!”

周正与有荣焉,迎上去与晋王客套几句,亲自迎着晋王落座,见时候差不多了,便招待人吃酒。

侍读学士?沈傲对这个官职一点都不陌生,这个官儿不小啊,属于从四品,这可不比那什么推官、知府要低。其余的榜眼、探花、进士,大多授予的是书画院编修、检讨,都是七八品的末流官儿,除了那蔡伦和赵伯骕二人敕了个翰林院侍讲,也不过正六品而已。看来这连中四元,确实是旷古未有的事,要以示优渥,所以才特许敕以如此高官。

不过书画院的从四品,其水准还是大打了折扣,这书画院类似于后世的作协,比如那作协『主席』,在级别上属于部级、副部级,可是比起来,只是个闲职。

赵佶笑道:“你为何不早说,快说出来,朕参详参详。”

杨戬大笑:“好,好,好女儿。”说着,连忙将蓁蓁扶起,道:“你的真名叫什么?”

唐严气呼呼地拂袖要走,道:“这是你的主意,你既已经打定了,还教我来说什么?我走,这事儿我不管了。”

唐严在旁扯着胡须道:“我们唐家书香门第,这件事……”

沈傲颌首:“对,对,学生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默坐了许久,唐茉儿也有些急了,这么耗下去非要天亮不可,明日沈傲还要入宫谢恩,若是提不起精神那可大大不妙了,她又羞又急,终于抬起下巴,脸上满是红晕地道:“沈公子,我有一个经义题,想请你指教。”

唐严道:“明日谢了恩,就要亲赐官爵了,沈傲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唐茉儿轻轻一笑,却是不可置否。

沈傲眼眸中飞快地掠过一丝狠『色』,淡淡然地道:“是吗?大人,我可以不可以和他的家人说几句话。”

家人连忙道:“我目不识丁,衙内在读书,我就是凑过去,也不会知道他在读什么。”

接着,高俅一副悠悠然的样子,慢吞吞地喝了口茶,阴阳怪气地道:“不要怕,怕什么,这汴京城里,断没有人敢动你一根毫『毛』,过几日我还要教你练蹴鞠,去参加蹴鞠大赛,你争口气,在官家面前『露』『露』脸。”

都头呵呵一笑:“令公子被劫持,大理寺也是刚刚听到消息,请太尉大人稍等,我等这便去拿人。”

沈傲打了个哈哈:“这可不行,若是放了,我怕我的安全不保,要去,就这样去。”

推官叫人搬了个椅子到案下请高太尉坐下,自己这才坐在案上,头顶着明镜高悬,手中惊堂木一拍:“将人犯带来。”

沈傲笑道:“不知大人让学生知什么罪?莫非是这高衙内调戏了我家娘子,也是我有罪吗?”

高太尉慢吞吞地喝着茶,悠悠然道:“妻子?这倒是奇了,此女并未盘发,显然还未做人『妇』,又如何是你的妻子。”

推官微微一笑,面『色』熙和了许多,对沈傲道:“既是如此,本官便不计较你的罪了,你将高公子放了,这便回去吧。”

这个变故,除了沈傲,其他人都始料未及的,那公子哥嚣张极了,原本还想以多欺少,对沈傲这个书生也不放在心上,因此他离沈傲、唐茉儿二人是最近的,可是他又如何想得到,一个书生竟敢冲过来打他。

虞侯见他将自己的话置之不理,冷哼了一声:“不知死活!”

周正想了想,理不出头绪,便起身道:“速速领公公到堂中高坐,沈傲,你去会客。”

唐严冷笑道:“男主外,女主内,这事还得需你做主答应下来?”

沈傲只好苦笑着将书稿收回,人各有志,他也不能勉强。

这句话不由自主地说出来,让回神过来的夫人不禁懊恼地皱了一下俏眉:“瞧我胡说什么。”接着便笑了起来;心里却在想:“方才若儿看他的眼神儿有些不同,莫非……”夫人抿着嘴,一时也慌了主意,沈傲这副打扮,再加上他的才干,若是少女儿不动心,却是假的,只是若儿真的喜欢了这个表哥,又当如何?她心里『乱』『乱』的,一时没了主意。

刘文说罢,又飞快地去了,沈傲心里一紧,若是连个状元都没有赚回来,这面子就丢得有点大了,不过此刻他又是出奇地冷静,脑海中一片清明。

沈傲向众人问道:“你们之中,谁『射』门最厉害?”

大的……沈傲吓得脸都白了,这可是百贯的大钞,你还真不肯吃亏啊!

晋王说了一声好,一旁的赵紫蘅耐不住好奇地『插』口道:“父王,什么蹴鞠赛,是沈傲要踢蹴鞠吗?”

跑步?蹴鞠的训练方法不少,却从来没听说过叫鞠客们去跑步的,这个沈傲当真是对蹴鞠一窍不通,须知蹴鞠比的是技艺,一个厉害的鞠客,讲的是迅捷灵敏,能够使出浑身解数接下任何一个刁钻的球;跑步莫非也能练习球技?真是笑话!

接着,陈济便问沈傲殿试的事,沈傲将四场考试悉数说出来,陈济皱眉,道:“之前弹劾你的,是蔡京的人。奇怪,蔡京应当知道,弹劾你连考四场,依着官家的意思,对你并不会有损的,更何况你的身后有祈国公和卫郡公,这一棒打下来,当真有些无头无脑,这不是蔡京的『性』子,以他的为人,若是掰不倒你,就绝不会轻易出手,静若处子,动若脱兔,他如此虚晃一枪究竟是意欲何为?”

陈济的『性』子教人『摸』不透,方才还和沈傲说的热火朝天,一转眼功夫,又开始逐客了;好在沈傲深知他的个『性』,只微微一笑,道:“学生告退。”

沈傲心虚地扯出一笑道:“会一点,会一点。”心里不禁地想,若是晋王知道哥们非但不会踢球,甚至连蹴鞠赛的规矩都不懂,会不会有想掐死我的冲动?

唐茉儿和春儿关系倒是近了,可是去一趟邃雅山房,沈傲总觉得二人似是在合谋什么,二人看自己的眼神儿,总有那么一点怪怪的,这两个俱都是单纯的女孩儿,若是再加上一个阅历丰富的蓁蓁,三个女人一台戏,这种事还是避免着对自己有好处。

沈傲点头。

沈傲明白了,陈济其实不过是一个殉道者的角『色』,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,却又不得不做,于是他站出来,当着所有唯唯诺诺的臣子的面,说出了许多人一辈子也不敢说出来的话。

须知鞠客练蹴鞠,大多练的是技艺,谁的球技高,比赛中则更占优势,而这位沈公子倒是够荒唐的,哪有要鞠客长跑的道理。

空定叹了口气道:“小虎是我看着长大的,如今我和他的缘分已尽,本不应该多想的,只是……哎!”说着,他低头垂泪,颇为不舍的样子。

范志毅等人见沈傲一脸笃定的样子,便不再吱声了,虽说他们心中不信,可是沈傲毕竟承诺过,只要他们肯唯沈傲马首是瞻,就算是十日之后的比赛输了,他们一样能领一份彩头,这些鞠客大多都是有家世的人,虽说收入不菲,可是开销也大,为了这五十贯钱,他们咬着牙也不能泄了这口气。

范志毅小跑着跟上来,对沈傲道:“沈公子,我们这是去哪里?”

沈傲回到国公府,便见府门前张灯结彩,许多人提着灯笼在那候着,见到沈傲,以刘文为首一起蜂拥围上来,这个道:“恭喜表少爷。”那个道:“表少爷要做官了,将来便是大人啦。”

夫人抿嘴笑道:“还早着呢,没有吏部造册,不下发官印,我就觉得还不踏实。”

其中一个中年汉子站出来,这人与其他鞠客不同,并没有穿着运动的短褂马裤,而是一袭长衫,头戴着方巾,鄂下一缕长须,眼眸精光闪闪,朝晋王行了个礼,道:“王爷。”

沈傲笑道:“比,当然要比,以十日为限,你我各教练一支蹴鞠队,十日之后,在这蹴鞠场上,分个雌雄,如何?”

沈傲顿时又陷入了深思中,鲜虞中山暂时可以排除,因为这个时期的中山国在陕北境内,不可能受到当时河北燕赵文化的影响;至于后中山时代,当时的中山国已与中原文化彻底的融合,与中原各诸侯国并没有多少区别,暂时也可以排除。

沈傲笑道:“只要贤妃在宫里,周家又会有什么事,倒是娘娘在宫中不知过得还好吗?”

四个贡生应命,纷纷在案前起书,试图要将自己最好的作品呈送御览。

等到沈傲的词儿送上,赵佶饶有兴致地去看卷,词儿写道:采『药』童,乘鸾客,怨感刘郎下天台。春风再到人何在?桃花又不见开。命薄的穷秀才,谁教你回去来?

安宁很欢喜的样子,笑着道:“是了,宫里人都说沈公子是汴京第一才子,艺考自是不在话下的。”

从秋千上下来后,两手有些麻,却又懒得稍微活动一下,写出少女的娇憨。由于『荡』秋千时用力,出了一身薄汗,额上还渗有晶莹的汗珠。这份娇弱美丽的神态恰如在娇嫩柔弱的花枝上缀着一颗颗晶莹的『露』珠。

沈傲和杨戬到了贤妃的寝宫,这后庭之中规矩不少,就是嫔妃也有不同的等级,最显赫的自是正宫的皇后娘娘,再下一级便是四夫人,分别是贵、贤、德、淑四妃,其余的大多才人、美人、婕妤、昭仪、昭容、修媛、修仪、修容之类,名号数不胜数。

贤妃在四夫人中排名第二,其地位只比皇后、和贵夫人略低一些,因而她的宫寝占地不小,处在一片假山园林之中。

沈傲无语,不过赵佶这解释听起来倒是对他全然是善意的。

他心里有些洋洋自得,提笔龙蛇之后,便立即收尾,整个行书龙飞凤舞,不再拘泥于蔡体的书风,还增添了几分洒脱不羁的风姿,虽是洒脱,却又不失细腻,蔡伦看了看行书,心中不免满意,其实上一次书试,他是故意藏拙,一方面,是令沈傲产生自大心理;另一方面,是要配合曾祖的一项计划。

赵佶心中不由地想,他既不答,那定是因为没有老师教导了,自己揣摩领悟,莫非也能达到这般的境界吗?心中惊骇莫名,陷入深思,随即坐回御案,教人将书试的卷子收上来,逐一看过去,却一直打不起精神,与沈傲的行书诗词一比,这些答卷在赵佶眼中连粪土都不如,只是看到蔡伦的试卷时,忍不住带着一丝说不清意味的笑意朝蔡伦望了一眼,随即又草草掠过。

赵佶朝沈傲颌首道:“沈公子别来无恙?”

梅树在前,山峦在后,枝叶、躯干都是背景,唯有绽放的梅花最为鲜明醒目。如此布局,层次分明,主次有序,让人一眼看画,便先看到了梅花,其后才是枝叶、躯干,最后是山峦。

泼墨之法,古已有之,相传唐代王洽,以墨泼纸素,脚蹴手抹,随其形状为石、为云、为水,应手随意,图出云霞,染成风雨,宛若神巧,让人细看,看不到墨污之迹。只不过泼墨法很难布局,只能追随墨污的形状作画,因此这种画法只能算是非主流,纵然手法再高明,可是作出的画作在布局方面已有欠缺,又如何能作出佳作名篇?因此,这种画技早已被人摒弃,不过是一些二三流画师借以自娱罢了。

赵佶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幅梅花图,忍不住地又道一句:“不错!”便旋身回到御案前坐下。

赵佶缓缓将赵伯骕的画放置一边,重新审视起沈傲的梅花图来。宋人画梅,大都疏枝浅蕊。因此先前的几幅梅花图大多也采取的是这种画法,枝干之上只有稀稀落落的几点梅花绽放,这样的好处在于能够使梅花在画中更加鲜明出众。不过沈傲的梅花图却是反其道而行,画中的枝桠上繁花似锦,千丛万簇,若人一看,倍觉风神绰约,珠胎隐现。

殿堂中所有人都深吸一口气,许多人同情地看了王韬、王之臣等人一眼,这二人算是倒霉了,今次不但得罪了宗室,连带着这位权倾一时的内相也都得罪了个干净。

赵佶也是画艺宗师,只看这几个贡生提笔布局的姿态,心里便忍不住暗暗点头,今年的画院贡生倒个个实力不俗,单看这布局提笔,便有一番气势。尤其是赵伯骕,落笔时更有一番气度,大张大阖,颇有家传的风采。

沈傲微微笑道:“沈某人期待赵公子的挑战。”

沈傲等七八人举步进去,这宽阔的讲武殿内,雕梁画栋,金碧辉煌,两侧是站班的朝臣,往上一些,便是七八个落座的元勋老臣,再往上,就是云龙石雕铸造而成的御台,御台之上,赵佶危襟正坐,目光柔和,左右四顾,便不禁莞尔一笑。

这些贡生自进殿的那一刻起,大多已是激动万分,有的双膝颤抖,有的拘泥紧张,有的垂头屏息,有的故作镇定。

朝为田舍郎、暮登天子堂,人生在世,对于这些贡生来说,能够进入了讲武殿,已是最辉煌的一刻。

众人循目望去,赵佶脸『色』略带不满,按礼制,这下一刻便是由自己出题,亲自主持殿试,这个时候竟有人要奏事,为何先前未召贡生入殿的时候不说?不过他还是作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道:“爱卿畅言无妨。”

沈傲不由高看了这温文尔雅的王妃一眼,道:“王妃既如此说,学生只好失礼了。”

晋王大喜,自豪地道:“叫神风社,沈傲,本王的蹴鞠队的名字如何?”

晋王的话,能相信三分就已经不错了,还名震汴京,沈傲对蹴鞠社也略有耳闻,却只知道汴京四大蹴鞠社分别是齐云、万胜、圆社、千禧四社,至于什么神风,却是闻所未闻。

“表少爷穿上了绯服,真是光彩照人。”见到沈傲出来,刘文忍不住发自内心地赞叹一句,将手中的灯笼垂低,为沈傲照路。

他咬了咬唇,扭身随着刘文点出的光亮徐步离开,渐渐消失在黑夜中。

沈傲道:“这是褐斑病,是天下对花草危害最大的症状,我来问你,这花儿发病初期时是不是花瓣生出黄褐『色』或铁锈『色』、针头状小的斑点?”

花匠愕然道:“细虫?细虫在哪儿?”

晋王妃便笑:“只怕是沈公子看出来的吧。”

沈傲用着无所谓的语调道:“王爷既然不愿请学生喝茶,那么学生这便走了。”

吴三儿将沈傲的话记下,连连点头,道:“周刊的事,我会交代人办好,一定写得花团锦簇一些,不会出错漏的。”

这一声落下,天一教上下人等纷纷弃车四散奔走,谁知这四处的街道都已围住了,一队队禁军从街头巷尾如天兵而降,将天一教人等尽皆围住。

杨戬笑呵呵地道:“那沈傲又有新消息了,说是官家体恤民间疾苦,教邃雅山房施舍粥水,要教百姓们都感念陛下的恩德呢。”

杨戬深思了一下,摇了摇头地道:“除了这位沈公子,古往今来,只怕再没有人有如此才名了。不过官家却也不差,吹弹、书画、声歌、词赋无不精擅,古往今来的天子之中,陛下是最厉害的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