阳光在线下载

冰清玲-著

  • [免费小说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76435

    已完结(字)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62章:弋不射宿

冰清玲 76435

“你怎么不肯帮我吗?还是说你有什么要求?”

“可是,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啊!”

男服务员说道:“西施和王昭君在别的包间应酬呢。”

我有些无语。

“啊,真是人不可貌相,命根不可斗量。”林娇娇说的露骨,我再傻也听出来了。

“这个力度可以吗?”我询问。

狼姐迟疑了一下,就松开了手臂。

我见他俩进了厢房,就观察四周的动静,虽然我对和尚偷情这事挺感兴趣,但是我还有别的任务在身。

“呀,你摸我哪里呢,你个变态!”

“呵呵,嘴贫,看你过几天还怎么嘴贫。”陈巧巧走过来,解开了我手臂的穴位,我的手能动了。

“不用了,你的医术我虽然信得过,但是百草毒不是你的针灸就可以救治的,对了,你为什么不随身携带银针?”陈巧巧疑惑的问道,“我只从你身上搜出了手机钱包,银针呢?”

“那她进来干什么的呢?”我站起来问道。

很快第一个播种对象就进来,她一进来我傻了,是个很胖的女人,长得也挺磕碜的。

“你也好。”我尴尬的笑笑,和他握手。

“不,我怎么能让你为难呢,看我的。”王娇娇大步流星的走进了赌场。眼前救护人员就要抬起小女孩,我大声吼道:“不要动小女孩。”

小女孩点点头。

“好吧,你不愿意那就算了!”我翻了个身就管自己睡觉了。

“我也可以!”说完狼姐走了出去。

我迷糊了,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呢?

很快第二个就进来了,是部族长老的小女儿,身材削瘦,娉娉袅袅,稚嫩的身体,还在发育阶段,全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,她的脸有点婴儿肥,看着很卡哇伊,小小的胸巾包住待放的花蕾。好在昨天请求了狼姐,说自己不习惯查母现场指导,不然的话面对查母,我可能要迷失自己。

蓝狐哭着摇头,我赶紧退后一步和她保持距离,她看我避开,哭的更加伤心了,这让我迷糊了。

卧槽!我看的心惊肉跳,竟然还有这样的操作,看来那个针剂是有迷魂作用的,要是我也被注射了的话,肯定也会像颜旈真一般,那可就糟糕了!

“哼!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,我们澳美滋不会就这么倒下的!”杨琼的插嘴把氛围降到了冰点!

我心里一阵酸楚。

“小北,我很矛盾,离开你我舍不得,但是这里的女孩又不欢迎我。”颜欣瑶说着眼泪就流淌下来。

“你怎么哭了啊?”我觉得自己做的过分了,“对不起,别哭了,你不是说酋长是不能哭的吗?”

“那亲我一下!”

“为什么拜这个月牙湾啊?”拜完后,我才想起问。

“不接吻,怎么知道谁合适呢,要是有口臭,有口腔溃疡什么的,国民公主还不恼怒啊,本来她就不愿意接吻戏的。”梦倩说的怔怔有词。

“混蛋,你找死是不是?”周天一击猛烈的八卦掌就打了过来。

我看着王晓茹,有些陌生,她一脸残酷,咬牙切齿,虽然我能理解她心里对周天的愤怒,但她猩红的眸子散发着杀气,让我有些接收不了。

我突然想到好玩的,于是走过去,呵斥道:“谁允许你坐在我车头盖上拍照的?”

“举手之劳而已,你一个大美人可别在晚上瞎晃悠哦。”

听完我唏嘘不已,看来国情不一样,看待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。

“哦,这样啊!没人好,我们什么时候发船啊?”我再次问道。

手机百度了一下后,就早了最近的一家麦当劳。

就在“老虎”要冲出去的时候,突然被人给喊住了,一瞬间所有的躁动都喷涌而出……

要不是我达到了内劲巅峰的境界是发现不了这抹邪气的!

“断!”云凝裳一掌拍出,咔嚓咔嚓……武僧的裂骨全部断裂了,他直接吐血倒地。

“草,我们兄弟之间还说什么谢谢。”

我低头看了一眼腹部的纱布,有血渗透出来。

“这些是什么人?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?”

“彭”刚说到这里的时候,树上就下来个什么东西!

我摸摸板寸,自言自语道:“岛国女人真温柔啊!”

“别乱来啊!”我抓住了祁素雅的手。

我绝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,我必须想想办法啊!

卧槽!要不要那么残忍啊!

“哼,在我地盘上谁敢来杀我?”王娇娇不以为然,她膝盖猛地一顶,我就感到了蛋蛋的忧伤,我捂着下身,愤恨的看着她说道:“赵洪天,他来强你了,你大哥也是他杀的,赶紧想办法走啊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我不禁笑了起来。

王娇娇的手停在了半空,她身上就披着一件破烂的吊带裙,整个人可以说是裸着的。

江哲北膝盖一弯,就要跪下去,我和芊芊心有灵犀,同时抓住了他的手臂。江哲北木讷了,“为什么不让我来履行?我代替我爷爷不行吗?”

“怎么,我太用力了吗?”我急忙问道。

“那我就联系我爸,让他把炮兵拉过来,我还就不信邪了,一个小小的药商,还特么对付不了了。”黄秀梅愤恨的说道。

王老头笑呵呵的走过来,问道:“菜还合你们的胃口吗?”

王老头说着说着,脸色不对劲了,最后呼的一下倒了下去……

里面竟然是水蛭。

我晕,林爱香,不就是我爱香香吗?

“嗯,也不算太厉害吧。”香香谦虚的说道。

“姐姐,我觉得还是用毒草对付这个混蛋好!”

但是高敏不知道后面有车跟着,她握着我的手,一副想逃跑的样子!

“你跟我来,我带你去!”我知道二楼的厕所位置,于是就带着唐三上厕所。

小时候老爸说过,不要在河口生火,因为河口会有很多动物出没喝水,特别是晚上,来喝水的动物很多。

“小北!”红姐看到我,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我话还没有说完,就镇住了……红姐的身上有这好几块红色的斑块……

随后,芊芊喂曼丽姐吃了点东西,曼丽姐吃了没几口,就再次晕了过去,我急忙用银针护住她的心脉,而这也只是拖延时间的作用而已。

毕竟我最先认识的就是曼丽姐,在她们的心中曼丽姐就是正宫娘娘。

红姐捂着嘴巴笑,“你们这两个小妮子,真是可爱。”红姐一笑,胸就抖动起来,大毛巾哗啦一下就掉落在地上,一瞬间春光乍泄。

“这事情,不能说啊,现在还在调查中。”我说道。

哈达米被逼着走到了最前线,他一摆手,嚷道:“好,我接受你的挑战。”

这是一场关系名誉和财富的决斗,两个酋长都非常的郑重,没有裁判,两个人就在包围圈里,展开了搏斗。

“认输吗?”狼姐问道。

想了一会儿,我一拍大腿说道:“我知道冰魄在哪里了!”

“可以!”

“白芷芊,我们爱你。”

前面有个台子和话筒,芊芊走过去后,简短的说几句,无非是一些客气的套话,她在说话的时候,眼睛扫来扫去,很显然是在找我,但我被挤在最后面,脖子上还骑着付嫣然,怕芊芊生气,就没敢往前挤。

奶茶偷笑了一下,然后手就灵巧的搓了起来……

早上,5点多我就醒了,在房间练习了一下双修气功和超级太极拳后,我就到宽阔的院落路呼吸新鲜空气。

“晚上我去探探梦瑶的口风再说吧!”

“对不起,你女儿得的应该是一种罕见的血液疾病,而且是急性的,这是国内首例病症,我们不知道怎么医治,就连ct也查不出病变处,你们赶紧去看她最后一面吧!”

“小北,救救她,你一定有办法救她的。”唐三哭诉着。

此刻她身上空荡荡的,我急忙转头不看她。若男奇怪了,她摆正我的肩膀,盯着我的眼眸看,“你为什么不敢看我?”

红姐、大辫子、长头发很仗义,立马发动自己在白道的关系,很快就找到了杨刚的暂住地,而且就在通州。

“苏哥,你和这些人有关系?”段三郎支支吾吾的问道。

只见天使一号一把抓过叶青巨大的身体,直接甩了出去,然后跑过去再次抓住叶青的身子,再甩,这是要把叶青摔死的节奏啊。

卡门和落雁这两个怪物低头了……

“死!”奔跑女孩钻神160度,朝我刺来,我大骇,竟然能在不可见的的情况下找准我的位置,这就有些厉害了。

我轻轻推开她,“别,让我想想办法。”

我朝前方一看,傻了,远处的水面上有几十个旋涡,大大小小,张着圆圆地嘴巴将周围的水吞噬进去。二阶惠子一脸认真的说自己是九阴女,这就让我奇怪了。

我尴尬的摸摸脸,低声嘟囔一句:“本来就是这样嘛!”

我将内劲慢慢地涌到二阶惠子的体内,慢慢地慢慢地,我皱眉了,真的如二阶惠子所说,她的内息非常的阴寒,以至于我的内劲进去后,都感觉到有些难受了,我急忙撒手。

于是我和祁素雅到了我的房间,祁素雅把我推出门外,亲自给二阶惠子检查身体。

祁素雅听了后,有些动怒了,她最讨厌别人讨价还价了。

二阶惠子敲门。

“你是九阴女,你知道吗?”祁素雅冷冷地说道、

听后兰水云震惊了,没有想到自己还有这样独特的身体,“那……那我以后是不是就不能结婚了?我还没有小孩呢,我想做妈妈。呜呜呜……”

但是现在说正事要紧,于是我把为什么来找她的原因说了一遍,听后她当即表态道:“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,只要有用得上我的地方,我一定尽心尽力去做。”

“太好了,这一下我师傅有救了。”我激动的说道。

于是唐三就把具体经过讲了一遍,假曼雪离开后,唐三就跟着这个30岁左右的男人到了青州郊区了一个贩卖皮毛的市场里,唐三悄悄地跟在这个男人的后面,本来以为是买皮草来了,但是没有想到拐进了一个黑胡同里。男人进去了片刻后就出来了,唐三不知道是去干什么的,于是假装不小心撞了一下这个男人,在撞击的时候,唐三摸了一下他的腰间。

我和唐三小心翼翼的也走了进去。

很快就到了小区,我和唐三奔袭上楼。

他们走后,我的身边就涌过来一大帮人,有村里认识的,有秦总家里的亲戚,朋友,生意场上的伙伴。

场外热情高涨,我心里开始发飘了,毕竟肚子里的货就那么一点,已经见底了。

“怎么了?地震了吗?”美丽姐人都站不稳了,“啊!”

“吱吱吱……”外面想起凄厉的吱吱声音。

“完蛋了,完蛋了,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!”美丽姐疯狂的叫了起来,她疯癫了,竟然要冲到外面去!

“嘻嘻,你那么紧张,是不是……”兰婧雪无耻的靠过来,一下就贴在了我的身上,她手掏了一下,准备的握住了我的生命。

过后,兰婧雪笑了。

“发现什么?”我问道。

楚天也当着众人的面,给我下跪了,“掌门,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啊,是我错了,请饶我一命吧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玛丽睨了一下眼睛,笑了起来:“你是不是傻了啊,你是林小北,怎么问出那么傻逼的问题。”

这个时候拐杖老头奸笑着走了过来,他轻蔑的看着我说道:“小子,早就告诉过你了,千万不要嚣张,不然是要吃苦头的,你让我的手下吃了苦头,我要你十倍偿还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走了,还是说走不动了?”

“山上的猎户,八丈村大山环绕有很多野货,荒山上有好几户猎人。”夏凝雨说道。

波多老师含笑不语,纤纤玉手身了过来,抱住我的头,对准她灼热的视线,那双媚眼秋波流转,我盯着她的眼睛,竟然全身燥热起来。

只是眼神的交流,就足以杀死一个团的兵力了,我由衷的感到敬佩!

我尴尬的低头,却发现自己身上只盖了一个块毛巾,而毛巾处有什么东西已经凸出来了。

“看不到!”我急忙说道。

我急了,刚想说撤退,就被香香抢过了话头。

走进看百鬼后,身体不自然的就颤抖起来,场面太恐怖了,这些白骨眼珠子空洞洞的,很明显是被人挖掉了眼睛,全身一丝不挂,都是成年的男性和女性,它们身体煞白,就好像一张白纸一般,有好几个百鬼在啃咬平民,有一个平民的手被百鬼锋利的牙齿咬住了,在嘶吼求救:“救救我啊,救救我啊……”

祁素雅衣服裤子都被撕烂了,罩罩露出一半,小内内中间露了出来……

我转头看兰婧雪,这家伙已经趴在地上了。

“我们走我们的,别耽误时间,在森林里也分辨不清楚,枪声到底是从哪个方位传来的,应该不会那么巧碰上的,哪怕退一万步真的碰上了,也没事,有我在呢,大家不要害怕。”我鼓舞他们。

于是我们再次走。

“恩,网络上看到的。”

“哦!”见我脱衣服,兰婧雪也开始脱衣服了。

这让我情何以堪啊!虽然我也觊觎她的美色,但当真要那什么的话,我怕自己弄不过她。

“刺痛就对了。”我说道。

大家齐刷刷的看向香香,香香无奈的笑笑: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!”

“林大哥,你见到晓茹了吗?”张思天一脸期待的问道,我叹口气说道,“见是见到了,但是等同没见啊。”

“恩,你们就在这里等我!你们也要注意安全,知道吗?”我说道。

“好了,都别吵了,小北,你说的那个箴言针法,实在太过无稽,觉醒大师可是高人,你放尊重一点!”外公还是帮着觉醒。

我淡定的说道:“三百年前,有人相信地球是圆的吗;两百年前有人相信铁皮能下水,能上天载人吗;一百年前有人相信男女平等吗?世事都有可能,外公你说呢?”

蔡琳悄悄走到我边上,狐疑的看着我,眼神似乎在说,小北啊,这法阵靠谱吗,我今天可是跟大舅妈撕破脸了啊,你可千万别掉链子。

“哼,准备好了!”觉醒一脸的不以为然,这也难怪,都现代社会了,谁相信什么法阵啊。

我走上前安慰老妈:“老妈,别生气,这老头冥顽不灵,咱们后天就回去。”

“姐夫,你别这么说,能翻山越岭的来看我们就很好了,那时候口粮紧张,你还带着自己的口粮给我们吃,这份恩情我们都记得。”老爸激动的说道。

我们还就林峰能否控制住离宫做了商讨,得出的一致结论就是,很难控制,离宫可不是谁想控制就控制的。

曼丽姐作为大老婆,站了起来,“事情都发展到这种地步了,由不得我们不答应了,如果小北不和香香同房,实力就提升不了,面对离宫的时候就是死,现在有那么好的一个办法,我们就都同意吧!”

香香点点头,“嗯,真的,幻境好美啊!”

莎莎皱眉了:“是人就应该有恶念啊,你还真是个奇葩啊,难道是佛主转世不成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