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圣安娜网址 > 第67章:人尽其才

第67章:人尽其才

圣安娜网址 | 作者:鬼曲er| 更新时间:2019-09-02

“哦!”

“直到几年前你突然离婚,又突然一个人去了国外,他或许看上去是在那里的某个地方遇见了你,但其实不是,他是刻意去伦敦找到的你。这几年他的红酒生意一直都在法国,怎么就会突然跑到伦敦去?”

……

“我爱不爱他那是我的事情,易琛,我不想再跟你玩游戏了,告诉我你此行的目的。”

他甩开她的下巴转身就继续向电梯间快步,一身气质修身连身裙的年婷被狠狠甩在原地,早就有些泪眼婆娑。

那男人冠冕如玉,眉眼深邃而勾人,虽是面无表情站在那里,可浑身上下的气度衬着他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,精致的着装与浑然天成的霸气悠然,只是一个抬眸,已经就快让在场的众多姑娘尖叫起来。

曲耀阳不自觉笑出了声,扑上前就去抓住她的被子拼命往里面挤,“怎么跟老公说话的呢?就你这样子还想当别人的妈,你好意思吗?”

送了芽芽到幼儿园后,她想着一天无视,虽然曲耀阳放了她一天假,可她还是想到公司去看看,于是自己驾了车,调转方向盘准备向公司而去。

真正至高无上的“公主病”并不是一味地骄纵跋扈或是装柔弱扮可怜。

……

当年的曲市长在与现如今的太太结婚之前,其实还有一位糟糠之妻。是他曲耀阳的母亲万惠一脚插了进来,闹腾到曲市长与原先的太太离了婚,万惠才进了曲家的大门。

他的手中正好拿着一只盛了酒的高脚杯,这夜里孤单,以着他的脾性这时间也应该在外面狂欢,可是下了飞机就接到桂姐的电话,说大少奶奶过来了,给老太太熬粥又在屋里陪着说话。那时候他正坐在车上,一边歪在床边揉着自己酸痛的眼角一边听桂姐说话。

小家伙刚才哭了一会,这会已经不哭了,只是偶尔抽泣一两下。

曲耀阳抱芽芽去了她的房间,这间房间原是客房,在知道了这世上有她的存在后,他找人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装饰出来。

饥渴的双唇如干渴的沙漠旅人寻到水源般拼命吸吮,仿佛要把她整个口腔内的密津都吸进他的嘴里,他才能够得到满意。

她羞愤地扭转开头,狠狠咬住自己的下唇,这男人却像是还不觉得够般,继续在她耳边轻道:“其实,我从见到你的第一次就想这样对你了,我喜欢你的味道,即使是当着尤嘉轩的面,我也想疯狂地这么弄你,让他听听你在我身下高/潮的声音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有来得及问完,车子正好已经停在主园的门口。

夏芷柔的话里带着或多或少的试探,曲耀阳怎会听不出来。

可是,终究没有了机会。

刑俞晴听了,领命去了,临转身前帮曲耀阳带上办公室的大门,却还是看到那大班椅上的男人已经面无表情盯着同一份件看了很久。

上回到机场去送裴母离开的时候,她只记得母亲眼底的忧心。

她过去了便四仰八叉在他边上坐下,这样的时节,长椅上的水渍还没有完全干透,她穿的又是棉布裙子,这样一坐,立时就觉得冰冰凉凉的水渍熨贴到了自己的屁屁。

“等我!裴淼心你回a市就乖乖在家里等我,明白吗?”

裴淼心一阵沉默,并不算与他答话,只是抬起手来看了看腕上的时间,琢磨着吴曦媛怎么还没把车开出来。

天亮以前,肆掠了整晚的狂风大雨似乎慢慢消停了下来。

她同样皱了眉站在那里,“干洗电话几号,这个最好送干洗。”

“我也是事后才知道,amanda在臣羽回国之前给我发了封邮件,说她怀疑臣羽是借着滑雪的名义自杀,可我却是相信我的弟弟,他一定不会是个那么脆弱的男人,他一定不会去自杀,他不会!”

他听了,或许有办法帮她才是的。

“我怎么没有?”曲耀阳咬牙切齿,“裴淼心你是我的女人!”

曲耀阳有一刻的怔楞,盯着她双眸红红的小模样看了一会,明明知道是不该,可抓着她的大手就是死活都不愿意松开。

裴淼心摇头,说:“我刚才挂过电话回家,小家伙晚上吃了很多你让人做给她的鳗鱼饭,这会估计还抱着呢,吃多了不好。”

夏芷柔用力推开半个身子摔扑在她身上的裴淼心,吃痛捏着自己的手臂仰起头来。

裴淼心挣扎着想从地上起来,可是才动了几下便有些力不从心。

“是。”曲耀阳面色凝重,“这件事情复杂就复杂在,它还牵扯上了子恒,所以更不好处理。”

曲臣羽挂断电话,转头看裴淼心的时候道:“刚才的电话是阿jim打来的,他很快要同ailsa结婚,婚后想将‘yq’从他的名下划出来,还给我。”

可是刚刚那些愤怒的话里头,她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他说起了爱情……

天亮以前反复看了看床头的时钟,距离她正常起床赶飞机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。

“我在餐厅门口,车就在路边,你出来。”

“那我呢?”曲耀阳的声音好像都能滴出血来,他的喉咙也同样干涩到了极点。

梳妆镜前落了张男人的脸,是曲臣羽,微笑着将自己的头放在她的肩上,“不用画也一样漂亮了,待会晚餐时全都是些爷爷叔伯,你画那么漂亮,诚心让他们嫉妒我不成?”

下意识的一躲,曲臣羽刚一怔忪,裴淼心已经笑了起来,“我刚刚才擦了口红,你也想擦一些吗?”

只是后来的事……他们到底错过了彼此。

裴淼心弯唇,不甚在意的样子,“几年前我结过一次婚,不过后来离了,现在单身。”

小家伙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,这时候她们的身后又传来一个人的声音:“你不就是想说是我教的么!”

曲婉婉这时候开口:“我要下个月才开学,明天反正没有事情,待会我送哥回去吧!”

她虽不大情愿,但还是将电话翻出来接起,是平日里与她往来密切的何太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