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阳光在线登陆 第135章:爱素好古

阳光在线登陆

谜拟著

  • [总裁豪门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50303

    连载(字)

50303位书友共同开启《阳光在线登陆》的古代言情之旅

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135章:爱素好古

阳光在线登陆 谜拟 50303 2019-09-02

因为起初的时候,考官出的题还算四平八稳,什么‘学而’啊,‘仁政’啊之类,总还能押对的时候。

传旨的宦官蹑手蹑脚的进来,而后行云流水般拜倒。

当然,这些小久久,方继藩潜藏在心底深处,可不能摆在台面上:“听说,再过半月,便要乡试了?”

方继藩原本还想好声好气的,毕竟是人家的师傅嘛,可一想,这等霸王硬上弓的事,人家是绝不肯的,幸好我方继藩是败家子啊,那么……就只好本色出演了。

“要不,老张,你给我家儿子保个媒呗,我家儿子是校阅第一,得的是金腰带,公主就罢了,不指望,我听说徽王膝下有一女,年方十三,还未出阁,落落大方,是个才女,我不好意思去说,老张面子大,要不,你去说说?”

邓健哭丧着脸道:“听隔壁周家的车夫说的,周家的轿夫是听英国公府的马夫说的,绝不会有错。”

弘治皇帝皇帝便瞥了眼去,抬头扫视着这暖阁里的一应器物,方才淡淡的道:“朕遍览文史,这历朝历代,所吸取的教训之中,唯偏听偏信四字尤甚,何也?偏听则不明,偏信则暗,今日,朕差一些,竟重蹈了覆辙,这是朕的疏失。刘钱,不可有下次。”

方继藩汗颜,他哪里还不明白,微微用眼角偷偷扫了那刘钱一眼,正见刘钱目光冷冷的看着方继藩。

毕竟乌木本就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,搜集不易,而在短缺之下,这京中的贵人们对乌木的需求却绝不会减低,什么是贵族?什么是巨贾?那就是只买最贵的,也绝不肯拿其他的木料来滥竽充数,这……是脸面的问题。

站在一旁的刘钱,心里已是乐开了花,这家伙,大胆哪,盲区二字,虽闻所未闻,不过大致的意思却能听懂的,这不就是指责朝中诸公瞎了眼睛吗?再深究起来,便是说陛下糊涂,不能明察秋毫?

可惜弘治天子没有理他,一心一意的取了案头一篇文章来,只草草看过,良久,方才淡淡道:“不错,诸卿也可看看。”

原来竟是邓健,邓健涕泪直流,只一味抱着方继藩的大腿,滔滔大哭。

“这是弘治年?”方继藩看到了墙面上的一幅字画,落款的题跋是大明正统年的一个书法家。

他不禁道:“这屋子该修了。”

“能卖多少银子?”方继藩下一句话,差点没把杨管事噎死。

“那你就试试看。”小宦官眯着眼,恶狠狠地瞪着方继藩,一副咱们这个仇,算是结下了,以后走着瞧的样子:“你姓方的,也配跟咱讲道理?”

他毫不犹豫,抄起了湘妃扇便朝大夫砸去。

有了银子就是好啊,那边的土人叛乱,需加派饷银,今年关中又是大荒……

半个月内,完全靠弘治皇帝四人经营,对外就宣称,这里换了主人,半个月之内,若是营收上涨,自算是弘治皇帝赢了。

方继藩说的不错。

百思不得其解啊。

而这衮冕五章,则为亲王寻常时的礼服,又或者是亲王世子在父王生日及诸节庆贺时才能穿戴的。

本来这一次,想让他在陛下面前露露脸,谁晓得……

哪怕它能创造再大的利益,对于天子和太子而言,都不算什么。

“嗯?不说话?看的是礼记,还是春秋啊?”

因为……后几日,明显销售量是一日不如一日,若是下半月还如此,甚至可能连五万瓶都卖不掉了。

于是,刘健捋须,摇头晃脑:“陛下所言甚是,经营之道,无非是持之以恒,再教之以方。最忌的就是上梁不正,下梁歪。”

不过弘治皇帝此刻,正在公房里待客。

只不过……

果不其然,很快,陈军覆灭的消息便开始在坊间流传,一开始,许多人还只当是流言蜚语,所以并没有在意。

陈军覆灭,整个大陈,就仿佛如一个毫无防卫的宝藏,谁先进入宝藏,谁便可得到巨大的奖励。

洛阳城里,顿时一片哀嚎起来。

这种种的消息,足以让人感觉到灭顶之灾正在迫近。

该入洛阳城了。

倘若要一条道走到黑,那么一场迫在眉睫的大战就在眼前,到时,蜀国无数人将被征发,无数人将要带上刀剑,穿着甲衣,与精锐的陈军,甚至还有收编的楚军和西凉军作战,到了那时,方才是一场真正的浩劫。

胜利的机会,很是渺茫,就算胜利了,那也是惨胜,整个蜀地,将会从天府之国,沦为地狱。而自可怕的,却是战败,一旦陈军入蜀,那么此前陈凯之只追究蜀王的优待,也就彻底的改变了,无数人将为蜀王陪葬。

数十万的楚军,本就是楚国倾国之力,倘若他们入楚,再加上项正的死亡,楚国国内,群龙无首,灭楚只是时间问题而已。

项正胸膛起伏,不甘的呼吸着,他突然冷笑:“朕乃大楚皇帝,乃是上天之子!”

可这人山人海,却没有发出嘈杂的声音,这是可怕的沉默。

梁萧便徐徐的解出了自己的腰带,接着上前去。

他沧然泪下,只是匍匐在地,不断的哽咽抽泣。

梁萧抬头看着项正。

若说不紧张,这是骗人的,因为那中军大帐中,乃是他们大楚的皇帝,是延续了数百年社稷的真命天子啊。

夜幕……已是降临。

无数的战马犹如牛犁一般,在这漫山遍野的楚军、越军身上耙过,刷出一条条的血路。

“……”梁萧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,他震惊的看着陈凯之。放自己走?

可民夫们早已不再是温顺的绵羊了。

那么……胡军呢?胡人的六十万铁骑呢?

这士兵愣在当场,竟是不知所措。

却见一个校尉匆匆而来,他冒着雨,却是跑的很急,脚下路滑,摔了一跤,却很快翻身而起,他高声道:“都督,都督……探马来报,探马来报……在五里外,发现了贼军的踪迹,都督……有贼军朝这里袭来了……”

他深知,这是对付洛阳最行之有效的方法,只是,过于狠毒而已。

杨义心里哀叹,同时又恐惧起来,他心里知道,陛下对自己的忍耐已到了极限,于是,他只好道:“臣,有万死之罪。”

一到夜里,这里的大营便喧闹起来,自附近虏来的女子,还有大楚皇帝赐来的美酒,就成了他们发泄的工具,通宵达旦,乐此不疲。

梁萧呵了口气,忍不住喜上眉梢:“好,来的好,总算……还是来了……也不枉辛苦一场。”

陛下说出这番话,也可见,大楚皇帝,绝非是昏聩之君。

夜行营,其实是和大陈锦衣卫差不多的机构,主要负责的便是搜集各国的情报。

眼下,他一切的心思,都在灭陈之上,陈军主力,既已被胡人歼灭,那么接下来,就该是痛打落水狗了。

因此这一路来,他都显得沉默寡言,心里不过是感慨罢了。

陈凯之没有在三清关逗留太久,随即便挥师出发,一路东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