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阳光在线登陆 第21章:花样翻新

阳光在线登陆

谜拟著

  • [总裁豪门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50303

    连载(字)

50303位书友共同开启《阳光在线登陆》的古代言情之旅

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21章:花样翻新

阳光在线登陆 谜拟 50303 2019-09-02

“朱果啊朱果,这炽热能量,比之黑火灵根,又怎么样呢?”滕青山坐在马上,心中感叹着。

战马嘶鸣,都停了下来。

“闯天下,四处交朋友。的确有意思。”滕青山骑着青鬃马,继续朝南方赶路。离开江宁郡城已经有五天了,滕青山也赶了近千里路。其实是滕青山自己不急,一路好好感受这九州大地风俗人情。

雨水连绵不绝,直至第二天清晨,暴雨变成了小雨,依旧淅淅沥沥的下。

“不同的心境下,还要控制好画笔,画好画,不能出现败笔!这对心境的控制,要求也极高!”诸葛元洪说道。

滕青山点头。

而左边一排十八个座位,同样有十七个人坐下。只剩下左首位置没人坐!

只见那深青『色』流光,宛如一条深青『色』丝带。环绕着诸葛元洪的身体,绕了两个圈,最后又融入诸葛元洪的身体内部。之后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:“青山,看到了吗?”

足足有八十一根尖刺!

这种透明能量,非常神奇。

前世滕青山当杀手,易容伪装也学过。

腿部先天比手臂占据力量优势,大腿骨头天生比手臂骨头要粗!肌肉也要更壮!瞬间能传递爆发出更强力量。当然,控制兵器上,手臂则是比腿部更占优势。

“想逃!”

“黑火灵根,哼。”银发老者冷笑道,“这一次老夫没料到那赤鳞兽竟然藏在火岩浆的下面。否则,我要这黑火灵根干什么?不过……没有黑火灵果。这黑火灵根,也算没让我老夫白跑一趟。”

滕青山一震手中长枪。

嗤!

他不愿相信,可事实『逼』迫他相信。

呼!

可是那价格太昂贵,一般人舍不得。而且,也很难弄到那么多暗金神铁。

“一个后天武者,不足为虑!”滕青山一落地便窜向黑火灵果。

锵!

一窜过青湖岛的阻碍,那银发老者就好像鱼儿入海,灵活迅疾地飞窜离去。

……

所有人都惊呆了!

可听古世友这么一说,冀鸿猛地掉头,盯着古世友、杜九三人:“杜老九……这做人可不能太过分!今天你们够狠,不过……哼,这做人这么过分,是要遭到报应的!”

“嗯,那青湖岛少岛主‘古世友’出来了!”乌岱心中一喜,他一直盯着青湖岛一方营帐所在处,立即悄然迎上去。此刻那古世友持着一杆长枪,依靠在一棵低矮大树旁,闭眼养神。

乌岱嘿嘿笑道:“少岛主,你地位高,我就一个小人物,你给了我秘籍,还怕我欺骗你?”

那肥胖中年人惊喜看着黑『色』石块上的‘黑火灵果’,大喜道:“哈哈,是黑火灵果!就是黑火灵果!”

岩浆缓缓流动着,炽热的气流朝四周冲击着。

滕青山在那精瘦汉子朝隧道中跑时,也反应过来,也连追过去,只是当滕青山、杜洪跑到那隧道处,便看到精瘦汉子一转弯,便拐入未知的隧道。

在前世时,那些特工都无法靠近滕青山。今世十岁时,马贼埋伏等,无一能躲过滕青山的察觉。那头赤鳞兽虽然只是看一眼就立即缩回去,可是滕青山还是瞬间察觉了。

“我们进洞『穴』。”滕青山说道。

那精瘦汉子熟悉地在前面走,同时说道:“滕都统,这是地底深处了,特别的热。”前面渐渐有些红光,即使是微弱的光芒,滕青山也能一下子看清数十米远,只见前面有着模模糊糊的浅红『色』雾气。

原本计划就是在这个地方逃的。

“一壶?”滕青虎连摇头,“不,你今天晚上别喝酒了,你的酒归我!”

“你说什么!”冀鸿脸『色』『露』出震惊之『色』。

“咱们现在必须保密!”冀鸿连道,“不能让别人知道……这样,这午饭,咱们还是照常,一切照常。等到下午出去搜寻的时候,青山,关绿,就你们两个跟我悄悄进入那洞『穴』,好好看看。”

“统领大人,黑火灵果,会不会令先天强者过来?”滕青山忽然说道。

蜕变的赤鳞兽,鳞甲连先天强者也难攻破。

魏苍龙,为铁衣门长老,如今也过百岁了。和冀鸿算是老相识了。

魏苍龙低头看了看冯无血,关心道:“无血,天下间高手众多,输了一次不必在意,下一次再赢回来就是!”

“锵!”

待到第二天清晨。

可是——

“青山,你现在代表的不单单是你自己,而且还代表我归元宗年轻一代!在外人眼里,能击败孟田的你,就是归元宗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!所以,你不能退让。你要下狠手,杀!一口气杀上几个,那些挑战的人就害怕了,到时候敢挑战你的人,就少了。”冀鸿说道。

空气锐啸声响起,紧接着便是惨叫声。

“那挑战者,也是高手。”冀鸿一到便眼睛一亮,滕青山询问道:“统领大人,哪一个是冯无血?”

骑黄鬃马,太没面子了。

议论声一片,成名人物,认识的人极多。不过他们说的的确不错,像归元宗、铁衣门,单单核心弟子便近万,还有武者军队。同时还有大量外围弟子不计其数……和这些大宗派比,徐阳郡的众多小门小派,估计一派加起来也就数百人,怎么跟人家比?

他的左臂是断的!

随意扔下大概七钱重的碎银子:“够了吗?”常年接触银子的小二,这手一掂就连道:“够了,够了。”

“谁知道,他走的好,在这边,老子心里总是发『毛』!”

段侯说的话,引起周围不少武者围过来,靳涛心中焦急不满,可是段侯却愈加兴奋,说的眉飞『色』舞。

冀鸿、关绿二人躬身。第五十四章??关绿

“咳!”

“不急。”冀鸿笑道,“根据消息,那赤鳞幼兽还在成长期,最起码还有一月左右,才能成熟,达到过两丈高。黑火灵果,肯定是在赤鳞幼兽长大后才成熟。这是规律,所以我们最起码还有一月时间。”

未知最恐惧,昨夜总算发现是一个黑『色』怪物,大金庄人心也算定了。

“秦狼。”滕青山应道。

“惊喜?”那灰袍男子一怔,有些疑『惑』,便接了过来。

“先天?”诸葛元洪眼睛亮了起来。

在心底,诸葛元洪已经有意,将滕青山当成下一代的宗主来培养!这归元宗宗主,并非是父亲传儿子,而是选最优秀的弟子!

那堂屋的大门已经开了!

“二娃,快松开。”那金家族长连道,他将那孩童拖到一旁,其实是害怕滕青山不满而杀了这孩童。毕竟……武者当中,没有人『性』的也是有的。

滕青山也不隐瞒:“那妖兽可以突然全身变得通红,速度激增,一下子将我甩掉了。”

“哈哈,是赤鳞兽,是赤鳞兽!”一道大笑声响起,靳涛脸『色』大变,此刻大笑的正是段侯。

那赤鳞兽,吃了黑火灵果,才变成连先天强者也忌惮的妖兽。

“青山,你杀了孟田,那,你也是《地榜》高手了啊。相信新的《地榜》,就有你的名字了!”朱崇石赞道,旁边的杜洪也惊喜道:“都统大人,你现在年纪轻,能名列《地榜》,那也能名列《潜龙榜》啊,同时名列两榜,那,哈哈……你可是咱们归元宗第一个啊。”

“锵!”孟田手中的血月刀立即一转,挡住这飞刀。

“是!都统大人!”杜洪高声应命,随后嘶吼一声,“兄弟们,杀光他们!”

要杀黑甲军的人,除非从重甲关节裂缝,或者从脸部等地方动手,那些地方都太小。

四十九刀,一刀快似一刀,这对身形移动速度、挥刀,都有非常苛刻要求。

居高临下,轮回枪势大力沉的一记猛劈!

……

“老爷。”一名老者走进来,躬身道。

除非是极高温火焰,滕青山才会受不了。

那旌旗上四个大字,清晰的很。

“各位客官请,快请!”立即跑出来两名小二迎接,连那掌柜的也很快跑出来,热情的很。

“大家快点!还有二十里地,就到叁石客栈了。想吃烤肉,大口喝酒的。就熬一会儿,熬到那叁石客栈,再歇息!”那吴潭老者大声喊道。

“青山兄弟,大家早点吃,吃完后也可以好好休息,现在已经不早了。明早还要赶路。”朱崇石说道。

滕青山整个人一跃而起,直接跃上二楼。

“轰!”

“所有人,退后,保护好朱九爷。”滕青山冷声道。

“哼!”滕青山将这大当家朝旁边一扔,那大当家连退两三步才站稳。

大当家惊恐地看着滕青山,他不明白……为何和对方差距这么大。归元宗的高手,就这么厉害?

滕青山盯着大当家,目光冰冷:“哦,就这么的,打发我们走了?抢掠我们黑甲军保护的货物……这是死罪,你就想这么揭过去?”第四十三章 《地榜》高手

二十名士兵包括伍长,一人一千两银子。

江宁郡城,是靠海的一个城池。

别看对方模样看似中年人,可实际年龄却都已经八十多岁了。

五十万两,是很大一笔数目。可大当家不敢有丝毫迟疑。

军士们之间啧啧称叹,能跟着一个厉害的都统,他们也感到有脸面。

……

滕青山淡漠道:“景玉佛,作价十万两!现在加起来,才四十三万两银子。还差七万两!盏茶时间差不多了,你取不出来,我断你两条胳膊!”

“都统大人!”

“等下次,我再回宜城,定会和杨城主你尽兴喝上一番。”滕青山笑道。

“都统大人,这是这住宅大门和各个厢房钥匙。”那黑甲军军士递出钥匙。

那些穿着重甲的黑甲军军士,雨滴砸在他们身上,就发出震动撞击声。

“大当家,大当家!”这精瘦独眼汉子一把推开大门,便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有肥羊啊,大肥羊!”

而如今这天下间,最出名的无疑是扬州盐商第一人‘朱童’,如果说朱童到底有多少钱,估计没几个人说清楚。

冀鸿不由尴尬。

一个人要同时名列这两榜。

“没想到才回来不久,都来不及去看招收新人,就要出去!”滕青山虽然这么想,可心底很是期待,楚郡在整个扬州的最北边,从江宁郡要赶到楚郡,要赶近两千里路程,因为要押着货物,每天能行个两百里,算不错的了。

大当家沉默了起来。

“都统大人,其他马贼已逃!”两支十人队回来了。

“嗯。”滕青山点头,“徐阳郡,距离咱们江宁郡一千多里地,这些没见过世面的马贼,不知道我的人是黑甲军,也不奇怪。对了,朱兄,天『色』暗下来了,咱们还是早点赶路,前面就是徐阳郡的‘范巫城’了,今天,咱们也能住进城内好点的客栈了。”

“朱兄,那血石坡下的确藏有马贼,而且,藏的马贼很多很多。我无法确定数量。但是……为了安全着想,咱们还是绕道吧。”滕青山说道。

滕青山板着脸:“看你这样子,你忘记了,六月份,可就是又一次招收新人。到时候黑甲军会决出最弱的八名百夫长。让这最弱的八名百夫长去和新来的一流武者,争斗百夫长之位。”

那是滕青山前世就是宗师的缘故。

“桂兄,我也只是运气罢了。”滕青山笑道。

滕青山暗自一惊。

“停!”杜洪一声令下。

滕家庄一如既往,过着祥和宁静的日子,那守大门的两名族人疑『惑』看着远处速度惊人的两骑。

“青虎啊,你这是什么马吗?『毛』『色』都是漆黑的。”

“胡闹!”滕永凡喝斥道。

“你们营的新任都统,这是宗主亲自任命的,我予以传达。”冀鸿冷漠道,滕青山五人都暗自期待,宗主诸葛元洪亲自任命?任命谁?

“大人。”滕青山躬身。

的确,唐含,情况比他糟糕多了。他好歹还有一条腿,一只手臂可以发力。

第二天天一亮,滕青山便命令黑甲军军士开始仔细搜紫金矿区,其他四位百夫长,也协助滕青山,让麾下军士帮助滕青山。

董延却是状若疯狂,冲过去。

就在这时候——

“中了鬼灵针,他死不了?”银发中年男子问道。

白崎咬牙切齿,心中痛恨!

“啧啧!白崎都统,田单兄,这一袋子紫金,最起码得有十斤啊,甚至于可能还超过十斤。”滕青山拎着那小布袋子赞叹说道,同等体积的紫金,要比黄金要重的多。这也是为什么传说中,秦岭天帝的‘天剑’就需要过百斤紫金的缘故。

田单摇头。

白崎扫过眼前四人,心中愈加愤怒,暗恨不已:“这群混蛋,见到我残废了,都看不起我了!”虽然恨,可白崎也不敢过分,因为他清楚……他一个残废的人,都统位置肯定坐不了。以后孤家寡人,如果得罪眼前四人狠了,对方完全可以以后折磨他。

白崎眼睛一亮,立即厉声喝道:“去,快去,去将那胡童给我抓来!就是他,他是内贼!!!”

田单脸上依旧有着惊骇之『色』,转头看向滕青山:“青山老弟,这次咱们可玩大了!”

在这个世道上混,谁也不是胆小之人。

“断了一条腿,站都站不起来,又断了一条胳膊。是废了!他完了。”田单看看滕青山手中拎着的那袋子紫金,嗤笑道,“不过能怪谁呢?这个白崎明显是眼馋这一袋子紫金,才想暗地里出手,独吞这紫金的。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就是废了,也怪不得人!”

胡童在矿区里,额头满是汗珠,脑子里『乱』糟糟。

田单说道:“咱们现在也就知道那么一点点讯息,那死人叫李老三,是南部第二矿区的。他是黄金矿区的,怎么能拿到紫金?”

五大矿区,当紫金矿区的看守,最是倒霉。

另外三名百夫长都点头。

如今只剩下这第五招,这第五招的意境,有点类似于黯然之境,可又略微不同。

“对,就是这种感觉!”滕青山惊喜若狂,当即,转身又是一枪,刺向旁边的一棵大树树干。

很快,便到了三月二十八这一天。

一群苦工们彼此议论着,正排着队,一个个接受‘搜身检查’,然后才能离开矿区。

“你们一个个都别犯糊涂!一旦发现了黄金,就是那么丁点黄金,发现了,一律处死!”其中一个兵卫小头目大声喝道,“在搜身之前,你们自己先好好查查自己,别被人栽赃陷害,等被我们发现了,你说什么可都没用了。”

“嗯,董老大就在山脚,等碰到董老大,就没事了。办成这大事,以后就能享一辈子富贵了!”李老三强忍住焦急,故作随意的和周围苦工们攀谈着,朝山下走着。

“先容你多活一会儿。”白崎就这么跟着,他也不怕对方发现他。

“青山,我们怎么办?”田单低声说道。

田单也点头笑了起来:“那白崎杀那个苦工,而且又引出这几个厉害高手。看来,事情非同一般啊。这个麻烦是他自己惹的,就让他自己解决。看到这白崎吃瘪,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啊。”

可白崎真正实力,还是极强的。

董延急切的立即一柄飞刀扔出,直『射』向白崎。